創辦人簡介:

信安按摩中心創辦人為楊福浩先生,自幼即全盲,畢業於台中啟明學校高職部理療科。從12歲開始就許願,要做一根小小的蠟燭,燃燒自己,照亮別人。因此,為視障者及弱勢者創造待遇優渥之工作機會,為其職志。

創辦人口述成立故事:

西元1999年7月的某天下午,我無意間從廣播中聽到這樣的訊息:從淡水回台北市區的路上塞車嚴重,尤其是北投到士林這一小段路,因為到淡水遊玩的人太多了,導致每到假日傍晚5、6點的時間,回程的汽車都塞在路上動彈不得。這時,我突然想起嫂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「有人潮的地方,就有錢潮。」我就在心中盤算,既然淡水遊客如織,若我到淡水做生意,應該有機會賺到大錢。

劍及履及一向是我個人做事的風格:既然想到了,評估過後也覺得可行性蠻高,我就會馬上採取行動。於是,沒隔兩、三天,我記得是星期日聽到廣播,星期三就請女兒陪我去淡水考察商機,看看是否如我所臆測,這個地方十分適合做生意。

我和女兒是搭捷運到淡水。走出淡水捷運站,我和女兒四處走走、逛逛,發現捷運站附近果真有很多人在那兒擺攤做生意,當地遊客人數也可用人山人海來形容。川流不息的行人,讓每個攤位的生意都相當熱絡。我和女兒停佇在那兒觀察了一下午,且經過一番琢磨和評估,覺得這地方應該是小攤商的天堂,就決定自己也要到淡水擺攤做生意,開創人生新局面。

我本人是雙目失明的視障者(三歲時因注射天花疫苗,產生併發症,導致雙目全盲),至今從事按摩工作將近30年,原本和妻子兩人在台北市南昌街開按摩店,生意挺不錯的,但因為大環境經濟蕭條,導致生意每況愈下,讓我開始考慮是否該換個環境重新開始。當那天我和女兒到淡水觀察過後,覺得這裡的人潮足夠擺攤做生意,就決定擇日到淡水試試看。

當年8月13日(星期六)我就和妻子兩個人,一起到淡水捷運公園擺攤做按摩生意。臨行前,我就開始思考如何幫客人服務和吸引客人上門以及收費標準等問題。為了讓客人能一目了然我的服務內容和樂於接受我的收費價格,我突發奇想,將全身按摩拆成四個部分服務和計價,也就是將原先全身按摩800元,改成頭、肩、頸、背各200元,主要原因是,在公園按摩,客人只能坐在椅子上,不能舒服地躺在床上,加上1/4的價格也比較容易被人接受。

另外,如何讓客人知道我這兒有在做按摩服務呢?我就如此設想:我拿五張輕便型塑膠椅子擺在公園,我和妻子各坐一張,兩人的正前方各擺一張椅子給來按摩的客人坐(這樣我們才能幫客人按摩),剩下的一張椅子,上面擺一個書寫:頭、肩、頸、背200元的紙箱,為了怕紙箱飛走,我又用繩子將紙箱牢牢地綁在椅子上。

就這樣完成了我的創業計劃,所有生財工具,也只花費500元。

8月13日(星期六)當天,我們大約下午4點到淡水捷運公園擺攤。那時,太陽已經不像中午那般毒辣,氣溫也沒有那麼炎熱,但我們還是選擇在樹蔭下擺攤。椅子就定位不到一分鐘,就有2位客人上門來按摩;生意開張後至深夜11:30,我們夫妻兩人的手都沒有停歇過,生意好到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。第二天星期日下午,我們依舊如昨天出發的時間,前往淡水捷運公園擺攤,當天的生意量也如前一天那般熱絡。一出師就有這麼出色的佳績,讓我們夫婦倆吃了定心丸,對於未來到淡水謀生,也就更有信心。

我是一個急性子的人,見到來淡水這兩天的成果這麼棒,就馬上要我兒子幫我們在淡水一帶找住處,打算在淡水長住下來。而他也不負我所託,很快就在捷運站附近的公明街,找到一房一廳的房子,並即刻簽約付訂。

我的淡水夢好像就要實現了,但是,好景不常;當第三天,我單獨一個人又到同樣的地方去擺攤,不到5分鐘,就有一個自稱是警察的人,前來取締,並表示:捷運公園不准擺攤。我苦苦央求他,再給我10分鐘,讓我把客人按摩完,就即刻離開,但是他不准且出言恐嚇:假若我不馬上離開,他就要開單罰我1500元,嚇得被我按摩的客人落荒而逃,而我也不得不搬離開這個創業「起家處」。

隔天,我就要我兒子幫我去退租,打算回台北市另起爐灶。但是,我妻子捨不得離開淡水,就要我兒子帶她去找尋另外可以擺攤的地方和住處。不久,就在淡水中正路找到合適的擺攤地方。當週周六,我們就到新的地點擺攤,也想試試看這個地方的生意量,有沒有像在捷運公園那麼好,結果生意量不分軒輊。我想可能是分節收費策略成功(時間不長、收費不多,很符合遊客的喜好),也印證人潮果真能帶來錢潮。

第二天(9/1)我們在淡水找到住處後,就舉家搬到淡水,也開始每天從早到晚擺攤按摩的新生活。

當時,每個周末或國定假日的生意都非常出色,導致我們兩夫妻,從早上10點開始營業到深夜11、2點結束,按摩的手幾乎都沒有停歇過。每天、每人都有8、9千元的收入,雖然身體很累、手很痠,但是,看到辛苦換得的豐厚收入,就很開心,一點也不會喊苦和累。周一到週五,雖然來客數沒有假日那麼好,但每天只營業3、4個小時,仍各有3000元以上的收入,所以,一個月下來,兩人的收入加起來將近20萬元。

這種好光景也不長,在這個地方只做4個月,就被當地忌妒的人檢舉,導致警察不得不前來取締,驅趕我們離開。我生性不喜歡與人爭執,經過這兩次取締事件,就想放棄淡水這金雞母,回台北市另謀出路,但是,老婆捨不得這個有機會能賺大錢的地方,堅持要繼續在淡水打拼。

由於不想再當流動攤販,每天過著擔心被警察取締,就要另尋其他地方擺攤的生活,我們家人就商議,決定向店家租騎樓擺攤,繼續從事按摩工作。兒子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找到一個挺不錯的點,店家也很爽快的答應,因為所有權人是我們的老客戶。但是,後來我們卻在離捷運站不遠處的公明街看到一個空店面,租金只要8萬元,由於我在淡水這地方做按摩已經4個多月,所以深知這個點值得租下來開店,就捨前面向店家租騎樓擺攤的決議,沒有太多思索就租下這店面開起按摩店。

樂於與人分享的我,就熱情邀請同學和好友們一起合夥經營這家店,但是,因為同學和好友們對於淡水能有多大的生意前景沒有信心,就拒絕我的好意;但也表明願意幫我打工,一起打拼。就這樣我又重啟我的按摩事業,也踏出「信安按摩中心」成功的一小步。

我會千里迢迢從台北到淡水創業,起因是在台北的收入不佳,所以,身上並沒有多餘的積蓄,但幸好在淡水擺攤四個月,我們夫妻倆加起來的月收入,平均都有20多萬元,才有50萬元的本錢開第一家店。

剛起步的第一家店,不可否認,店內設備十分簡陋,營業項目也只有頭、頸、肩、背四項(各200元,如同我在外面擺攤的價錢。)但是生意非常興隆,就有許多同業聞風前來觀摩、考察,也因此吸引許多按摩好手陸續加入信安這個大家庭。就這樣到了2000年,其實不到一年的時間,我在淡水就連開四家分店;至今日,按摩事業版圖不僅已跨出台北市,遍及全省北、中、南等地,且有明眼人按摩店(來來按摩中心)加入這個團隊,全省共有33家分店,所有成員已高達300人。